分类
理财 读文

叶飞“爆料门”事件发酵,点名公司集体暴跌,还有一个危险信号不能忽视

“叶飞举报事件”继续发酵。截至5月16日,共有11家上市公司遭到前私募冠军叶飞点名,分别是中源家居、东方时尚、维信诺、昊志机电、隆基机械、ST华钰、今创集团、法兰泰克、祥鑫科技、*ST众应、城地香江。

受此影响,这11家上市公司今日早盘集体暴跌,多数公司跌停或逼近跌停。

值得一提的是,今日早间,叶飞再次通过微博发声,他表示,“我没有披露十八家具体股票名单,谁乱写名单,谁自己负责!”而此前,叶飞曾表示“有几百G的料,估计40天爆完,计划爆料18家上市公司,只多不少”。

多家上市公司否认

针对叶飞爆料之事,城地香江、中源家居、东方时尚、天风证券均否认违规“市值管理”。

5月17日,城地香江发布公告称,经公司内部自查及征询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自上市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任何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所谓“市值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也未与恒泰证券资管经理管宣及微博大V“叶飞私募冠军直说”有过任何接触。5月16日,据证券时报报道,天风证券相关人士回应,公司从未参与过叶飞所述中源家居维护市值管理的相关行为,自营和资管部门2021年也未发生过疑似中源家居市值管理相关的股票交易记录,自媒体大V所言存在不实。5月14日,东方时尚公告称,经公司内部自查及征询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也未接触“叶飞”及其“淮北市倚天投资有限公司”。5月13日,中源家居公告称,经公司内部自查及征询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自上市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也未接触或与蒲菲迪、微博大V“叶飞私募冠军直说”相识。

证监会闪电出手

5月16日晚间,证监会表示,决定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利通电子、中源家居等股票价格立案调查。

证监会称,坚决贯彻落实“零容忍”工作方针,依法从严从快从重打击包括恶性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在内的各类重大违法行为,持续净化市场生态。针对近期媒体报道有相关方涉嫌合谋实施不法行为等问题,根据交易所核查情况,证监会决定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利通电子、中源家居等股票价格立案调查。

5月14日,针对微博大V叶飞爆料中源家居与盘方合谋进行市值管理,并出现“坐庄赖账”等情况,证监会已火速回应,表示对此高度重视。

当日晚间,昊志机电、维信诺、隆基机械先后收到交易所的关注函,要求其就媒体相关报道进行自查并说明相关报道是否属实,是否存在与第三方合谋和单独操纵公司股价、坐庄等情形,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情形。

小市值公司要当心

从叶飞爆料的名单中,可以看出,这些公司大都属于中小盘股。从市值看:中源家居14.8亿、东方时尚90.3亿、昊志机电24.2亿、法兰泰克35亿、维信诺120.3亿、隆基机械22.7亿 、ST华钰36.5亿、今创集团 34.86亿、祥鑫科技 21.05亿。

因此,今日中小盘公司也受到影响,大片公司飘绿。截至发稿,A股市值低于20亿的近400家公司中,仅大理药业、有方科技、越博动力等约20家公司飘红。

据证券时报报道,叶飞今日回应相关股票暴跌称:“肯定要跌,因为我不会去诬告别的公司,否则我何必澄清现在不到18家。既然我知道的,就说明他们有问题,因为好公司不会出钱做给盘方市值管理。这是常识。

分类
理财 读文

小说:市值管理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非常巧合!

沐云刚收到一笔钱,这是刘小梦转给他的,总计1200万。按照约定,他需要从中拿出800万给下家分。

这次合作非常顺畅,一个市值20亿,流通盘12亿的股票,上家在7块以下准备好筹码之后,到了12元-13以上让锁仓资金根据市场盘面帮锁掉了3亿的流通筹码,然后上家在14-16元反复震荡出货,最终顺利出手。随后他们这些锁仓资金撤退,股价从14打到9块,也基本出掉了。总的来看,下家盘方的3亿元亏损只有3-5%,还算顺利,不会引起上级注意。

刘小梦以前是在公募基金出道,原来是上海南城师大的艺术学院毕业。练舞蹈的女孩那小蛮腰劲大着呢,这腰一拧,胯一摆,硬是在行业里打开了不少资源。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混入私募圈了,再后来,就更自由了。

一次会议上刘小梦认识了沐云,那时沐云还是野私募,在行业里算挺有名气的。刘小梦当然表现出一副崇拜和仰慕的模样,跟沐云盘桓了很久,晚餐也调了座位跟沐云坐到一起。

阅人无数的沐云当然不是菜头鸟,他很清楚刘小梦这样的女孩的套路。认识一下,没啥,行业里的资源多多益善。而且,送上门的菜看起来也算可口,吃一下又何妨。于是当晚就去开了个房间,笑纳了对方的善意。

后来沐云成了阳光私募,规模也做到了二三十亿的水平。刘小梦这人时不时有些来往,也就是偶尔一夜两夜的事。当两个人坦诚交往次数多了,彼此信任度足够,才开始有金钱上的合作。换句话来说,可以谈业务了。

就比如说这次,刘小梦找到他,帮锁仓3个亿。沐云现在正处于要打招牌的时候,当然不会拿自己的资金去干脏活,于是他找了三个公募和一个券商资管的朋友,一起把这个单子做了。最终他拿了400万,剩下800万按照出资比例分给四个朋友。

“云哥,我这还有个大活,要二十亿,你这能接不?”

“你找的?可靠不?是锁仓还是接盘?“

”我一闺蜜手上的,是大股东减持要做市值管理,股价已经做了大半了,需要锁仓。接盘方人家已经找好了,现在需要个锁仓的,3个点,时间1-2个月。”

“接盘不需要我们做?有接盘的了?那我们怎么走,别和接盘的冲一块了。”

“放心,当然是别人先来接盘,然后你们锁仓的先走,后面接盘的再走。”

“这个炒什么题材?够热吗?”

“大宗涨价呀,正热着呢。”

“好吧,把材料给我看看。”

“好,你先看看,如果能接我就和我闺蜜来找你详细谈谈。”

后来三人一夜详谈,谈得沐云精疲力尽,但最终也敲定了这个业务。

二十亿,3个点就是6千万。当然这么大的资金他吃不了,还是得多找几个朋友一起做。他还是老老实实做中介吧,自己大概能吃1000万左右。最好是找5个以上出资,最多不超过10个,这样行动起来也方便些,分钱也方便。

一周后,沐云已经敲定15亿的资金了,4个公募,1个私募,手里都是百亿级别的基金,拿出3-5个亿不显山不露水。但这已经快是沐云手头好资源的极限了。还差5个亿,他还得去努力争取。

他最后要找的人叫孟青桥,某二线券商的自营总经理,和他算是校友师哥,在前年校庆晚宴上认识,后来也逐渐熟络,但还没到能推心置腹的地步。毕竟做这种业务,彼此必须要有相当的信任,否则就算有钱也不敢拿。

周五晚,他约到了孟青桥,在皇家长日号上订了个双室套间。这种场合,起步都是两三万的消费,对方肯来,应该也都知道有事要谈,愿意接受邀请,这事情就成了一半了。

见面寒暄了几句,沐云说孟师兄日理万机太辛苦了,今晚纯粹是约出来休闲娱乐一下,劳逸结合嘛。

叫了六个外围妹子进来,说是有一对双胞姐妹花,看起来也有七八分象,便一块给了孟师兄,沐云自己另外挑了一个。

“过来过来,这位是莫总,我大哥,你们两人今天陪好了。”沐云把姐妹花领到孟师兄身边一边一个。然后把自己挑的拉到自己座位旁边,直接伸手到妹子短裙里捏了一把屁股:“哈哈哈,不错,这弹性很好,美女是练过舞蹈的吧。”

沐云一上来就出手摸底,并不是说有多急色,而是先表个态,不要拘束,放开玩。就如同宴席里主人先动筷招呼一样,来来来,先吃为敬,贵客随意。

那个美女详作躲闪一下当然没躲开,笑着说:“老板别急,还没请教您怎么称呼呢。”

“我,叫叶问,上海滩叶问,哈哈哈,刚才那时我的绝招无影手,厉害吧!”

出来玩,这些都是外围,自然不会在她们面前用真名,所以沐云自称叶问,给孟师兄改叫莫总。

“莫总”一看“叶老弟”如此潇洒,也哈哈笑着打趣道:”叶老板的无影手,那可是摸遍上海无敌手了。”

“哪里哪里,我大哥才厉害了,莫总的成名绝技是霸王枪,今天一定有机会让你们都见识一下!哈哈哈,来来来,给我大哥倒酒。”

于是几人斟酒举杯,欢声调笑,斗酒行令,好不热闹。三巡之后更歌舞渐起,搂搂抱抱,最终各入一室,各尽其欢。

这正是:举酒交杯人未醉,身倚暖香偎红翠。春光一笑三千金,乱入花鬓娇喘微。红花附叶随风起,双蕾雨前似有泪。细看却是新承露,红颜犹唤奴好累。

两个小时之后,休息完毕,几个妹子打发回去了。

有过了这么深刻的娱乐,彼此的信任得到了提升。虽然没有一块扛过枪,但也是一块玩过娼,接下来再谈谈一块分分赃的事就好办了。

“老弟,今天有什么事要谈吧。”孟师兄也是个爽快人,开门见山。

于是沐云便把事情跟孟师兄说了一下,希望孟师兄能参与5亿的资金。看出来孟师兄也是业界老兵,对里面的操作都门清,略微一思考,就拍了板,5个亿的资金没问题,分成拿1400万。当然,这钱也不是孟总一个人拿,做事情都需要团队的。

于是,这20亿的资金就筹备完毕。沐云的上家随后付了20%的预付款,事情就算敲定了。

一周后,动手的时间到了。这个股票此前花了半年多时间从12块起步涨到了25块,目前总共200多亿市值,最近成交量每天能有3-4个亿。当沐云下家的资金来到时,成交量放大到7-10亿元,花了总共5个交易日,在25-27元之间完成了筹码交接。

一切都很顺利。

随后,股价开始慢慢震荡向上,一周后,股价已经逼近30元下方,而且成交量又下降到2-3个亿,看来抛压确实不大了。

接下来股价向下震荡了几天,最低跌到26.8,刘小梦告诉沐云说这是要冲整数关口前的回踩整理,夯实了基础还要往上冲,最终出货目标是35-40元。

又过了一周,股价还在那整理调整,股价始终是28-29元区间,还有不少上影线。

”这调整也太久了吧,上方也不象有强阻力的样子”,沐云心里犯嘀咕,但也没过多追问,毕竟对方说需要1-2个月的时间,这才刚开始没多久。

新的一周开始,沐云开盘时关注着自己基金持仓的几个股票,有些操作要完成,没时间去看其他的。

中午简单吃了个饭,睡了半个小时,然后到下午开盘。

1点8分的时候,手机响了。来电的正是他的下家一个基金经理指定的联系人:“沐总,那个股票怎么突然跌停了?直线跳水封板呀!”

沐云一惊,赶忙输入代码,果然,上午横盘小涨1%之内,成交量不到2个亿,下午开盘5分钟后开始突然跳水,只花了两分钟时间就封了跌停板25.48元。幸好是主板股票,跌幅只有10%。

“搞什么鬼,我去问一下是怎么回事,先别急,看前面成交量都不大,应该出不了货的,不会有事的。放心,我先去问问。”

这个电话还没挂,孟总的专用电话又打进来了,还是同样来询问的,沐云也告诉他先别急,我去问问。

电话找到了刘小梦的闺蜜,对方答复说是在赶来抢食的游资,准备最后一波主升浪之前必须要下狠手。对方还说很快会打开跌停板的,放心吧。

果然,两点15分之后跌停板被大单打开,最后收盘也只跌了6个点收26.5元,一条不短的下影线,全天成交7.6亿。

沐云的心稍安了一些,也安抚了下家朋友一番。

第二天一开盘,股价在26-26.5之间剧烈震荡,成交量一个小时达到了4亿。没想到10:48分的时候,股价突然向下跳水,这一次用了15分钟,跌停!在跌停板位置,封单达到25万手,金额达到5个亿。

连续两天跌停,傻子也知道这个股票出事了,沐云马上打电话给刘小梦的闺蜜,无人应答。

沐云马上又打电话给刘小梦。

刘小梦说,她闺蜜发消息给她,听说有人到证监会举报有人操纵股价,公司在上头有关系,正在紧急活动。如果今天没收到监管函或问询函,公司没有发公告,就说明没事。这两天比较敏感,大家不要随便联系。

沐云在焦急中等了一晚上,没看到公司公告。问刘小梦,也说可能这次过关了,叫大家不要急。

第三天,开盘直接跌停,已经到21.47元了。再找刘小梦,居然也关机了。虽然两人在一起睡过多次,但每次都是刘小梦送上门来,沐云居然不知道她住什么地方,该到哪儿去找她。

第四天,继续一字跌停,股价19.32元。公司只有一个股价异动公告,没有任何应披露未披露事项。

第五天,再跌停,17.39元。

沐云和下家都已经确认是上家出事了,现在没时间去讨论谁的责任,先想办法逃命吧!周末时大家一合计,先自己找资金自救吧,把这几个买入仓位的基金止损,别弄得太难看不好收场。作为介绍人,沐云也不好置身事外,也承诺出资3亿参与解救大兵行动。当初的20亿,现在只剩13-14亿上下了。如果下周继续跌,会更惨。

好在几位朋友手里都有数十亿上百亿规模的基金,加在一起盘子总规模超过600亿,从其他基金里调集十多亿来补救难度不大。而且参与锁仓的基金盘子都不小,动用的3-5亿占总仓位不超过10%,导致总亏损不大,还是很好掩饰过去的。

终于,下一个周一,迎来了有色炒作的新一波爆发,跌停板终于打开,开盘从16块开盘,然后震荡向上。借着抢板资金的势头,由沐云的3亿资金开路拉升,下家自备资金负责倒仓。运气好在有色炒作的热度很高,跟进的游资很多,全天成交额达到22亿元,个股收跌2.5%。结果沐云的资金只花了1亿多,下家的资金只花了5亿多,最终在16-17.5之间把所有的受困资金解救出来,最终各家的损失定格在33-35%左右。

第二天,配合游资炒作做一波拉升,参与救援的6个多亿资金也全数抛售出逃,当日该股拉升失败,最终跌3.5%。随后各路游资一看大势难成,后续交易日纷纷撤离,股价陆续阴跌,一周后跌破了15元。

狼狈的出逃完成之后,几位下家必须要找沐云要一个说法。手里盘子的损失接近7个亿,最多的一家不超过1.7亿,但分摊到各家大基金里还是能掩盖下去,这点谁也不会太追究。反正都是公募的钱。但是原来说好的3个点呢,这可是当事人的直接利益。我活干了,亏也吃了咬着牙认了,总不能把工钱也赖了吧!

可这下沐云急了,他只收到20%的定金,就算自己那一份不算,还差3800万缺口呢。刘小梦和那闺蜜人已经失踪,上家已经找不到,他没辙呀。虽然说这单子据说是为了大股东减持,可沐云等下家没有直接和上市公司老板接触,人家可以不认的。

后来各位大佬陆续从行业里打听到事情的原因,说是上家原来找好的接盘资金变卦了,于是主力也只能临时变卦,让这20亿锁仓资金冤大头成为了接盘侠。而中间人刘小梦和她闺蜜一看事情砸了,这几千万的工钱没法兑付,还有几个亿的亏损,只能跑路。

沐云这亏吃大了,上家耍流氓跑了,但他还要在行业里混下去呀。最终和几位下家协商,毕竟他也是受害人,那就由他补足4000万元给下家,也算给了个交待,今后大家在圈子里还好见面。

沐云这次亏了两千多万,吃了哑巴亏,只能自己认了。他还能怎么办,投资生涯就是钱来钱散的事,经历多了就没事了。只不过下一次再遇到刘小梦之类的娘们,要多一个心眼了

作者:ST唐人龙
链接:https://xueqiu.com/3645307452/179933159?sharetime=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分类
理财 读文

独家对话“私募冠军”叶飞:首次披露“交易”下家,涉多家券商

红星资本局原创

记者|杨佩雯

编辑|邓凌瑶

近日,拥有百万粉丝的微博大V叶飞(@叶飞私募冠军直说)自曝称,上市公司中源家居(603709.SH)进行“市值管理”,而且操盘方赖账,没有按照约定给下家付款。 

根据叶飞的说法,所谓的“市值管理”更像是上市公司、操盘方、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等多方联合坐庄,涉嫌违规操纵股价、操纵证券市场。

叶飞自曝后,不仅引发资本市场的广泛关注,也引来监管部门的行动。

5月14日晚,证监会发文表示,派出机构已约谈公司及相关各方,并启动核查程序。一旦发现相关公司和机构等从事或参与相关违法违规活动,将一查到底、依法严惩,并及时向社会公布。图片

图据证监会官网

5月15日,叶飞接受了红星资本局的独家专访,讲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首次透露下家的身份。同时,叶飞还向红星资本局提供了多份录音文件。

对于叶飞的说法,多家上市公司、券商都向红星资本局做出回应。图片

对话叶飞:

首次透露下家身份,涉及多家券商

事件背景:在叶飞看来,是中源家居想要进行“市值管理”,找了盘方。盘方通过中间人找到他,让他联系下家。

其中,盘方的代表人员为蒲菲迪,叶飞的上家是申万证券青岛营业部的刘鹏,他的下家是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但具体是谁,叶飞此前从未披露过。

红星资本局:整个事件中,你接触的只有刘鹏和蒲菲迪等人,是怎么认定上市公司——中源家居也参与其中的?

叶飞:盘方(指蒲菲迪等人)肯定是认识的,因为他们有股东名册,不认识哪来的股东名册?

干我们这一行的,你有股东名册再谈合作。这个是行业规矩。

(注:红星资本局了解到,上市公司前200名股东名册,由中国登记结算中心每个季度提供一份名单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也可上网站查询。一般来说,该名单只有董事会掌握。)

红星资本局:此前你未提及下家是谁,但在昨天直播中提到 “管总”,“管总”是谁?你还提及是他联系到民生证券和天风证券的人?

叶飞:对,因为接盘的就是民生证券的人。

“管总”叫管宣,以前是恒泰证券的,网上一查都能查到,他刚离职。

民生证券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但管宣是我的下家,相当于管宣又有他的下家。管宣告诉我,民生证券的那个人已经离职了。

红星资本局:可以说说3月31日当天的交易过程吗?

叶飞:管宣安排民生证券买1500万元中源家居的股票,安排天风证券买1500万元。结果因为跌停只买了1543万元,还有1500万人家没敢买。

红星资本局:那4月1日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飞: 3月31日买了股票后,我们4月1日上午向他们(指上家和盘方)要钱,他们拖到晚上才来见面,而且没有带钱,说过一个星期再给钱。

刘鹏(叶飞的上家)同意了,但我不同意,我们吵了一架。他们走后,蒲菲迪的包还在桌上,身份证和银行卡“掉”了出来,我就拍了一下。

随后有人来找我要蒲菲迪的证件,我们起冲突后就报了警。

后来,刘鹏担保说一个星期以后给钱,我就把身份证还给了蒲菲迪,对方也不追究我的责任了。

(红星资本局注:根据叶飞提供的《人民调解口头协议登记表》,纠纷简要情况为:

“在4月1日21时许,在深圳市福田区四季酒店大厅,蒲菲迪称她陪同朋友去酒店,离开时她的包遗落在酒店大厅休息区,之后朋友通知她去取包,核实包内物品时发现身份证和银行卡不见了,于是她就报警。

而叶飞称,双方存在经济纠纷,恰巧对方的包遗落了,他就将银行卡和身份证暂时保管了,希望对方可以写一个欠条。”

经调解,双方达成和解,互不追究。在这一份《人民调解口头协议登记表》下方,叶飞和蒲菲迪均有签字、盖手印确认。)图片

图据叶飞微博

红星资本局:佣金是怎么算的?

叶飞:(下家)每买1000万元股票,(上家)给65万元,我扣5万元。我只有5万的中介费。

(注:以1543万元的交易额来看,上家应付100万元左右。)

红星资本局:你曾说中源家居打算用100万封你的口是怎么回事?

叶飞:有一个人叫陈庆波,在我的爆料内容还没发酵的时候,主动来找我,说他认识中源家居前面的几个庄家,能帮我一个忙,问我有什么诉求。我说,因为下家的尾款没收到,大概70-80万没收到,就只收到10万的定金,我的中介费5万元也没收到。

陈庆波随后告诉我“人家说愿意给”,然后说付钱方式,一开始说是现金或者说提供账号,我说都行。

过了一天,我的(爆料内容的)点击都到100万了,他说这个事情要等一等,上市公司还在考虑。

陈庆波说,他前面向我要的10万元(作为中间人去沟通的费用)也不要了。他觉得这个事情可能要闹大。

然后,他就把另一位“姜总”推荐给我。“姜总”说他能联系到实控人,叫我等一等。

结果我一看(消息),中源家居报警了,告我诽谤。我觉得这是有人在给我设套,也不敢问上市公司要钱了,我又不是敲诈勒索。

红星资本局:为什么一会说70-80万,一会说100万?

叶飞:因为账算错了,第一次说的是70万,第二次说的100万。

红星资本局:类似上市公司做“市值管理”,更多是公募基金还是私募来参与接盘?这在行业内常见还是罕见?

叶飞:普遍情况。

这是赚外快,基金经理都会干的事情,我说的是公募。私募不会干,因为私募给客户亏钱后,他拿不到提成。图片

民生证券、天风证券工作人员:

会核查,如有必要会发布公告

对于叶飞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的恒泰证券、民生证券、天风证券均涉嫌卷入到中源家居“市值管理”一事,5月15日(星期六),红星资本局先后致电上述三家券商。

其中,恒泰证券在非工作时间无人工服务,未接通。

民生证券的客服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她需要先向上级部门汇报,看涉及到哪个具体的业务部门,后续应该会进行核查,出了结果会告知红星资本局。如有必要会发布相关公告。

天风证券的客服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不太清楚这个情况,但会把这件事反馈到相关部门。

截至发稿,红星资本局尚未收到来自上述券商的任何情况反馈。图片

14日深夜直播

叶飞公布录音文件,涉及沟通过程

5月14日深夜至15日凌晨,叶飞在微博账号@叶飞私募冠军直说 进行直播,直播时间长达1个小时20分钟。

在直播中,叶飞建立了一个QQ群,并上传了多个录音文件(部分文件重复上传)。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其中有一份录音文件的名字带有“陈庆波”字样。图片

叶飞上传到QQ群的录音文件

在这一份录音文件中,自我介绍为“叶飞”的人和被称为“陈总”(指陈庆波)的人进行沟通,以下内容为节选:

叶飞:我在等你这边的回话。如果上市公司(指中源家居)愿意好好沟通、谈一下,那我这个料就不爆了。

陈总:现在你的意思就是叫他再拿70万出来,对吧?

叶飞:对,因为这个事情是他欠我的,我的下家券商老是找我要钱,我去垫吗?中介费5万块都没收到……

陈总:那个里面、那天1000多万的(机构)是哪个名字啊?让他们自己查一下不就得了。

叶飞:可以,反正是买了1543万,查一下就知道,大跌的那一天——3月31日。

5月15日,红星资本局根据叶飞提供的信息多次致电陈庆波,但其电话始终在通话中,无法接通。

除了这份带有“陈庆波”字样的录音文件,尚不清楚其他录音文件中与叶飞对话的人是谁,内容涉及到见面、算钱、后续怎么解决、整件事情中的责任等。图片

曾称计划爆料18家公司

在直播点名多家上市公司,纷纷否认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5月14日,叶飞曾在朋友圈表示,“今天心情不错,看了一下材料,计划爆料18家上市公司,只多不少!一周一家!”

究竟是哪18家公司?

在直播中,叶飞点名了多家上市公司,包括众应互联(现*ST众应,002464.SZ)、华钰矿业(现ST华钰,601020.SH)、维信诺(002387.SZ)、昊志机电(300503.SZ)、东方时尚(603377.SH)和隆基机械(002363.SZ)。图片

叶飞直播画面截图

维信诺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已经核实过了,没有相关情况。昊志机电证券部工作人员则告诉红星资本局,“我们不认识这个人(指叶飞)。”

另外,东方时尚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不太了解这一情况,希望记者能把相关问题发送到披露邮箱。随后,红星资本局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5月15日(星期六),红星资本局又致电其他涉及的上市公司在年报中披露的电话,但大多无人接听。图片

蒲菲迪是谁?

资本市场老手,正陷借贷纠纷

红星资本局曾根据叶飞提供的手机号码多次致电蒲菲迪,但均无人接听。

从叶飞提供的身份证来看,蒲菲迪出生于1987年11月5日,住址位于北京市房山区良乡镇。

红星资本局检索发现,蒲菲迪可算是资本市场的老手,但现在正深陷纠纷。

今年3月15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一份《申欣等与谭存敏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在该案中,蒲菲迪为原审被告。 

根据《裁定书》,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同时受理蒲菲迪案六案,包括梁宏海诉蒲菲迪、金淑曼民间借贷纠纷,谭存敏诉蒲菲迪、申欣民间借贷纠纷,梁宏海诉蒲菲迪、章林民间借贷纠纷,梁宏海诉蒲菲迪、林峰民间借贷纠纷,谭存敏诉蒲菲迪、武培娟民间借贷纠纷,谭存敏诉蒲菲迪、伍建勇民间借贷纠纷。

其中,谭存敏、梁宏海与蒲菲迪签订六份借款合同,约定资产金额为5000万、8000万、6000万、5000万元、9000万、6000万(借款金额加上保证金),蒲菲迪向谭存敏提供申欣、武培娟、伍建勇名下的股票账户供炒股,蒲菲迪向梁宏海提供金淑曼、章林、林峰名下的股票账户。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均体现为股票账户内的股票金额,谭存敏向蒲菲迪支付保证金,蒲菲迪有权强制平仓卖出股票并扣留谭存敏的保证金冲抵股票亏损。

北京二中院审理认为,谭存敏与蒲菲迪、申欣之间的借贷,具备证券市场场外配资的特征,且蒲菲迪个人没有证券业务经营资格,与谭存敏、梁宏海等签订六份“借款合同”,交易资金高达4.12亿元,案涉保证金金额巨大,严重妨碍证券交易秩序,涉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或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故应将本案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图片

中源家居发公告否认

证监会已启动核查程序,一查到底

事实上,在叶飞的爆料内容发酵以后,5月13日,监管部门给中源家居发去监管工作函,要求对相关事项予以核实。

当天,中源家居发布公告回应称,经内部自查及征询,自上市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也未接触或与蒲菲迪、叶飞相识。

对于叶飞自称看到的前200名股东名册,中源家居回应称,为申请公开发行可转债,公司曾向聘请的中介机构提供相关资料,作为尽职调查使用。除此以外,未对外发送、出示过。

5月14日,中源家居证券部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能回复的都在公告上写清楚了,“我们正积极配合监管部门的监管要求,也会积极回应市场、回应媒体。”

“我们不认识这些人,也不了解这样的行业生态(指叶飞所说的市值管理),但这样的行业生态肯定是不对的。”该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

5月14日晚间,昊志机电公告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就媒体相关报道进行核查,并说明相关报道是否属实、是否存在与第三方合谋和单独操纵公司股价、坐庄等情形,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情形等。

当晚,隆基机械和维信诺也发布公告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内容与昊志机电收到的相似。

另外,东方时尚发布公告回应了关于叶飞爆料的相关内容。

东方时尚称,经内部自查及征询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他们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也未接触“叶飞”及其“淮北市倚天投资有限公司”。

同时,东方时尚称,核查了2020年1-12月、2021年1-5月的各期股东名册,“叶飞”及“淮北市倚天投资有限公司”并未持有公司股票。

值得一提的是,在5月14日傍晚,证监会在官网发文回应该事,称“我会派出机构已约谈公司及相关各方,并启动核查程序。”

“对于以市值管理之名实施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我们始终秉持‘零容忍’态度,依法予以严肃查处,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证监会称,一旦发现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私募基金、公募基金等相关机构从事或参与相关违法违规活动,将一查到底、依法严惩,并及时向社会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