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理财 读文

小说:市值管理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非常巧合!

沐云刚收到一笔钱,这是刘小梦转给他的,总计1200万。按照约定,他需要从中拿出800万给下家分。

这次合作非常顺畅,一个市值20亿,流通盘12亿的股票,上家在7块以下准备好筹码之后,到了12元-13以上让锁仓资金根据市场盘面帮锁掉了3亿的流通筹码,然后上家在14-16元反复震荡出货,最终顺利出手。随后他们这些锁仓资金撤退,股价从14打到9块,也基本出掉了。总的来看,下家盘方的3亿元亏损只有3-5%,还算顺利,不会引起上级注意。

刘小梦以前是在公募基金出道,原来是上海南城师大的艺术学院毕业。练舞蹈的女孩那小蛮腰劲大着呢,这腰一拧,胯一摆,硬是在行业里打开了不少资源。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混入私募圈了,再后来,就更自由了。

一次会议上刘小梦认识了沐云,那时沐云还是野私募,在行业里算挺有名气的。刘小梦当然表现出一副崇拜和仰慕的模样,跟沐云盘桓了很久,晚餐也调了座位跟沐云坐到一起。

阅人无数的沐云当然不是菜头鸟,他很清楚刘小梦这样的女孩的套路。认识一下,没啥,行业里的资源多多益善。而且,送上门的菜看起来也算可口,吃一下又何妨。于是当晚就去开了个房间,笑纳了对方的善意。

后来沐云成了阳光私募,规模也做到了二三十亿的水平。刘小梦这人时不时有些来往,也就是偶尔一夜两夜的事。当两个人坦诚交往次数多了,彼此信任度足够,才开始有金钱上的合作。换句话来说,可以谈业务了。

就比如说这次,刘小梦找到他,帮锁仓3个亿。沐云现在正处于要打招牌的时候,当然不会拿自己的资金去干脏活,于是他找了三个公募和一个券商资管的朋友,一起把这个单子做了。最终他拿了400万,剩下800万按照出资比例分给四个朋友。

“云哥,我这还有个大活,要二十亿,你这能接不?”

“你找的?可靠不?是锁仓还是接盘?“

”我一闺蜜手上的,是大股东减持要做市值管理,股价已经做了大半了,需要锁仓。接盘方人家已经找好了,现在需要个锁仓的,3个点,时间1-2个月。”

“接盘不需要我们做?有接盘的了?那我们怎么走,别和接盘的冲一块了。”

“放心,当然是别人先来接盘,然后你们锁仓的先走,后面接盘的再走。”

“这个炒什么题材?够热吗?”

“大宗涨价呀,正热着呢。”

“好吧,把材料给我看看。”

“好,你先看看,如果能接我就和我闺蜜来找你详细谈谈。”

后来三人一夜详谈,谈得沐云精疲力尽,但最终也敲定了这个业务。

二十亿,3个点就是6千万。当然这么大的资金他吃不了,还是得多找几个朋友一起做。他还是老老实实做中介吧,自己大概能吃1000万左右。最好是找5个以上出资,最多不超过10个,这样行动起来也方便些,分钱也方便。

一周后,沐云已经敲定15亿的资金了,4个公募,1个私募,手里都是百亿级别的基金,拿出3-5个亿不显山不露水。但这已经快是沐云手头好资源的极限了。还差5个亿,他还得去努力争取。

他最后要找的人叫孟青桥,某二线券商的自营总经理,和他算是校友师哥,在前年校庆晚宴上认识,后来也逐渐熟络,但还没到能推心置腹的地步。毕竟做这种业务,彼此必须要有相当的信任,否则就算有钱也不敢拿。

周五晚,他约到了孟青桥,在皇家长日号上订了个双室套间。这种场合,起步都是两三万的消费,对方肯来,应该也都知道有事要谈,愿意接受邀请,这事情就成了一半了。

见面寒暄了几句,沐云说孟师兄日理万机太辛苦了,今晚纯粹是约出来休闲娱乐一下,劳逸结合嘛。

叫了六个外围妹子进来,说是有一对双胞姐妹花,看起来也有七八分象,便一块给了孟师兄,沐云自己另外挑了一个。

“过来过来,这位是莫总,我大哥,你们两人今天陪好了。”沐云把姐妹花领到孟师兄身边一边一个。然后把自己挑的拉到自己座位旁边,直接伸手到妹子短裙里捏了一把屁股:“哈哈哈,不错,这弹性很好,美女是练过舞蹈的吧。”

沐云一上来就出手摸底,并不是说有多急色,而是先表个态,不要拘束,放开玩。就如同宴席里主人先动筷招呼一样,来来来,先吃为敬,贵客随意。

那个美女详作躲闪一下当然没躲开,笑着说:“老板别急,还没请教您怎么称呼呢。”

“我,叫叶问,上海滩叶问,哈哈哈,刚才那时我的绝招无影手,厉害吧!”

出来玩,这些都是外围,自然不会在她们面前用真名,所以沐云自称叶问,给孟师兄改叫莫总。

“莫总”一看“叶老弟”如此潇洒,也哈哈笑着打趣道:”叶老板的无影手,那可是摸遍上海无敌手了。”

“哪里哪里,我大哥才厉害了,莫总的成名绝技是霸王枪,今天一定有机会让你们都见识一下!哈哈哈,来来来,给我大哥倒酒。”

于是几人斟酒举杯,欢声调笑,斗酒行令,好不热闹。三巡之后更歌舞渐起,搂搂抱抱,最终各入一室,各尽其欢。

这正是:举酒交杯人未醉,身倚暖香偎红翠。春光一笑三千金,乱入花鬓娇喘微。红花附叶随风起,双蕾雨前似有泪。细看却是新承露,红颜犹唤奴好累。

两个小时之后,休息完毕,几个妹子打发回去了。

有过了这么深刻的娱乐,彼此的信任得到了提升。虽然没有一块扛过枪,但也是一块玩过娼,接下来再谈谈一块分分赃的事就好办了。

“老弟,今天有什么事要谈吧。”孟师兄也是个爽快人,开门见山。

于是沐云便把事情跟孟师兄说了一下,希望孟师兄能参与5亿的资金。看出来孟师兄也是业界老兵,对里面的操作都门清,略微一思考,就拍了板,5个亿的资金没问题,分成拿1400万。当然,这钱也不是孟总一个人拿,做事情都需要团队的。

于是,这20亿的资金就筹备完毕。沐云的上家随后付了20%的预付款,事情就算敲定了。

一周后,动手的时间到了。这个股票此前花了半年多时间从12块起步涨到了25块,目前总共200多亿市值,最近成交量每天能有3-4个亿。当沐云下家的资金来到时,成交量放大到7-10亿元,花了总共5个交易日,在25-27元之间完成了筹码交接。

一切都很顺利。

随后,股价开始慢慢震荡向上,一周后,股价已经逼近30元下方,而且成交量又下降到2-3个亿,看来抛压确实不大了。

接下来股价向下震荡了几天,最低跌到26.8,刘小梦告诉沐云说这是要冲整数关口前的回踩整理,夯实了基础还要往上冲,最终出货目标是35-40元。

又过了一周,股价还在那整理调整,股价始终是28-29元区间,还有不少上影线。

”这调整也太久了吧,上方也不象有强阻力的样子”,沐云心里犯嘀咕,但也没过多追问,毕竟对方说需要1-2个月的时间,这才刚开始没多久。

新的一周开始,沐云开盘时关注着自己基金持仓的几个股票,有些操作要完成,没时间去看其他的。

中午简单吃了个饭,睡了半个小时,然后到下午开盘。

1点8分的时候,手机响了。来电的正是他的下家一个基金经理指定的联系人:“沐总,那个股票怎么突然跌停了?直线跳水封板呀!”

沐云一惊,赶忙输入代码,果然,上午横盘小涨1%之内,成交量不到2个亿,下午开盘5分钟后开始突然跳水,只花了两分钟时间就封了跌停板25.48元。幸好是主板股票,跌幅只有10%。

“搞什么鬼,我去问一下是怎么回事,先别急,看前面成交量都不大,应该出不了货的,不会有事的。放心,我先去问问。”

这个电话还没挂,孟总的专用电话又打进来了,还是同样来询问的,沐云也告诉他先别急,我去问问。

电话找到了刘小梦的闺蜜,对方答复说是在赶来抢食的游资,准备最后一波主升浪之前必须要下狠手。对方还说很快会打开跌停板的,放心吧。

果然,两点15分之后跌停板被大单打开,最后收盘也只跌了6个点收26.5元,一条不短的下影线,全天成交7.6亿。

沐云的心稍安了一些,也安抚了下家朋友一番。

第二天一开盘,股价在26-26.5之间剧烈震荡,成交量一个小时达到了4亿。没想到10:48分的时候,股价突然向下跳水,这一次用了15分钟,跌停!在跌停板位置,封单达到25万手,金额达到5个亿。

连续两天跌停,傻子也知道这个股票出事了,沐云马上打电话给刘小梦的闺蜜,无人应答。

沐云马上又打电话给刘小梦。

刘小梦说,她闺蜜发消息给她,听说有人到证监会举报有人操纵股价,公司在上头有关系,正在紧急活动。如果今天没收到监管函或问询函,公司没有发公告,就说明没事。这两天比较敏感,大家不要随便联系。

沐云在焦急中等了一晚上,没看到公司公告。问刘小梦,也说可能这次过关了,叫大家不要急。

第三天,开盘直接跌停,已经到21.47元了。再找刘小梦,居然也关机了。虽然两人在一起睡过多次,但每次都是刘小梦送上门来,沐云居然不知道她住什么地方,该到哪儿去找她。

第四天,继续一字跌停,股价19.32元。公司只有一个股价异动公告,没有任何应披露未披露事项。

第五天,再跌停,17.39元。

沐云和下家都已经确认是上家出事了,现在没时间去讨论谁的责任,先想办法逃命吧!周末时大家一合计,先自己找资金自救吧,把这几个买入仓位的基金止损,别弄得太难看不好收场。作为介绍人,沐云也不好置身事外,也承诺出资3亿参与解救大兵行动。当初的20亿,现在只剩13-14亿上下了。如果下周继续跌,会更惨。

好在几位朋友手里都有数十亿上百亿规模的基金,加在一起盘子总规模超过600亿,从其他基金里调集十多亿来补救难度不大。而且参与锁仓的基金盘子都不小,动用的3-5亿占总仓位不超过10%,导致总亏损不大,还是很好掩饰过去的。

终于,下一个周一,迎来了有色炒作的新一波爆发,跌停板终于打开,开盘从16块开盘,然后震荡向上。借着抢板资金的势头,由沐云的3亿资金开路拉升,下家自备资金负责倒仓。运气好在有色炒作的热度很高,跟进的游资很多,全天成交额达到22亿元,个股收跌2.5%。结果沐云的资金只花了1亿多,下家的资金只花了5亿多,最终在16-17.5之间把所有的受困资金解救出来,最终各家的损失定格在33-35%左右。

第二天,配合游资炒作做一波拉升,参与救援的6个多亿资金也全数抛售出逃,当日该股拉升失败,最终跌3.5%。随后各路游资一看大势难成,后续交易日纷纷撤离,股价陆续阴跌,一周后跌破了15元。

狼狈的出逃完成之后,几位下家必须要找沐云要一个说法。手里盘子的损失接近7个亿,最多的一家不超过1.7亿,但分摊到各家大基金里还是能掩盖下去,这点谁也不会太追究。反正都是公募的钱。但是原来说好的3个点呢,这可是当事人的直接利益。我活干了,亏也吃了咬着牙认了,总不能把工钱也赖了吧!

可这下沐云急了,他只收到20%的定金,就算自己那一份不算,还差3800万缺口呢。刘小梦和那闺蜜人已经失踪,上家已经找不到,他没辙呀。虽然说这单子据说是为了大股东减持,可沐云等下家没有直接和上市公司老板接触,人家可以不认的。

后来各位大佬陆续从行业里打听到事情的原因,说是上家原来找好的接盘资金变卦了,于是主力也只能临时变卦,让这20亿锁仓资金冤大头成为了接盘侠。而中间人刘小梦和她闺蜜一看事情砸了,这几千万的工钱没法兑付,还有几个亿的亏损,只能跑路。

沐云这亏吃大了,上家耍流氓跑了,但他还要在行业里混下去呀。最终和几位下家协商,毕竟他也是受害人,那就由他补足4000万元给下家,也算给了个交待,今后大家在圈子里还好见面。

沐云这次亏了两千多万,吃了哑巴亏,只能自己认了。他还能怎么办,投资生涯就是钱来钱散的事,经历多了就没事了。只不过下一次再遇到刘小梦之类的娘们,要多一个心眼了

作者:ST唐人龙
链接:https://xueqiu.com/3645307452/179933159?sharetime=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